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小说  »  红楼梦外传
红楼梦外传
这一日中午,宝玉觉得身子倦怠,欲睡中觉。袭人服侍他卧下,坐在一边做阵线。宝玉刚合上眼,便惚惚的睡去,悠悠蕩蕩,至一所在。但见朱栏白石,绿树清溪,真是人迹希逢,飞尘不到。宝玉梦中欢喜,心想:“我若能在这里和姐姐妹妹过一生,纵然失了家也愿意。” 正在胡思乱想,忽闻一阵香风拂面而来,那边走出一个女子,只见她云堆翠髻,笑靥如花,纤腰楚楚,袅娜蹁跹,乃是一绝色美人。 宝玉忙上前作揖问道:“神仙姐姐不知从哪里来,如今要往哪里去?也不知这是何处,望乞携带携带。” 那美人笑道:“我是太虚幻境警幻仙姑,司掌人间风月情债。今与你相逢,实非偶然,只因你是天下古今第一淫人。” 宝玉听了,唬的忙答道:“仙姑差了。我只是懒于读书,岂敢犯淫字。况年纪幼小,不知淫为何物。” 警幻道:“非也。天地分阴阳,然后生万物,若阴阳不和,万物如何化生,这淫字乃是天理。世上众人都是女娲娘娘与伏羲兄妹乱伦所生,如今却视淫乱为洪水猛兽,因人伦而违天理,真是数典忘祖,逆天而行。所以娘娘特命你下凡,在人间作乱伦之事,为后人榜样。” 宝玉听了道:“原来如此。但不知这乱伦之事怎么做呢?” 警幻笑道:“你本是赤霞宫中神瑛侍者,如今宫中众仙都为你纷纷下凡,成全你的乱伦功德,凡所遇到的女子都是与你有缘之人。” 宝玉问“那么男子呢?” 警幻道:“仙界下凡,也有投了男胎的。” 宝玉心中一喜,粗话便冲口而出:“仙姑的意思是说我想干谁就干谁吗?” 警幻道:“正是。但不可强暴,需知缘份是最不可强求的。” 宝玉道:“是,宝玉受教了。还有一事,要请仙姑赐教。” 警幻问:“何事?” 宝玉道:“只因我年纪幼小,不知男女之事,请仙姑教我如何行云布雨。” 警幻点头说:“你跟我来。”   警幻将宝玉引至一绣房内,将全身的衣服脱了下来,躺倒床上。宝玉见到这羊脂白玉的身体不由一阵眩晕,只见她双乳高高耸起,像两个白白的小山丘,上面点缀着红葡萄般的乳头,腰肢纤细,不盈一握,肥大的屁股雪白圆润,双腿笔直修长,大腿根处长着金黄色的细毛。 见宝玉发呆,警幻叹口气说:“癡儿,还不快脱了衣服过来。”宝玉醒悟,忙脱光衣服,赤裸裸的来到床前,双手抓住两只大奶子,轻轻地揉捏,手指陷入柔软的肉中。 警幻教他:“用力些,这样才舒服。嗯…用嘴吸奶头,用舌头舔…对,用牙轻咬,哦…你舔得我好舒服…现在来看看女人的阴户。” 宝玉分开警幻的双腿,将脸凑近阴户,用手指拨开肥厚的阴唇细看。警幻的穴肉是粉红色的,鲜嫩欲滴,阴核已有些肿涨,像一颗红豆,十分可爱。宝玉用舌头轻轻舔了几下,警幻笑道: “你弄得我好痒,再用些力。” 宝玉上上下下用力舔弄着阴核,渐渐地小穴湿润起来,警幻发出了淫声:    “嗯…哼…”,穴洞流出了淫水。    “仙姑,你的桃花洞里流了很多水。” “嗯…这表示女人动了淫心。你一边用手指在洞里抽插,一边按摸阴核,对,就是这样,嗯…哦…” 宝玉左手两只手指在穴洞里一会儿狠插,一会儿四处挖弄,右手中指有节奏地按摸阴核,弄得警幻淫心大起,扭动腰肢,不住的浪叫: “哦…噢…我的小穴痒死了,哦…不要停啊,用力…” 一阵抽搐,阴精洩了出来。 宝玉忙用嘴接住,咕嘟咕嘟全吃进了肚。只觉一股热气从胃里冒出来,游遍四肢,然后凝结在小腹,钻进鸡巴,好像要冲出来。低头一看,见大鸡巴翘首昂立,坚硬如铁,不住的在颤抖,比平常的勃起不知粗大了几倍。警幻伸出纤纤玉手,握住大肉棍,用力捏了几下: “哦,很硬很粗啊…” “仙姑,我的鸡巴涨得好难受。” “把它插进阴户的肉洞里,就会舒服了。快插进来吧。” 宝玉听了,用肉棍去插警幻的穴洞,却不得其门而入,只在洞口撞来撞去。警幻见状娇笑一声,用玉手扶住肉棍,导入洞内。 宝玉的鸡巴被警幻温暖湿润的穴肉紧紧的包裹着,觉得十分舒服,一阵快意直冲脑门,他不知道往下该怎么做,就停身不动,享受鸡巴被穴肉包围的快感。 “现在你把肉棍一进一出的抽插,这就是插穴了。” 宝玉便将插入穴洞的鸡巴一下子抽出来,然后又用力插进。警幻大叫: “啊…!这样子太刺激啦!不要全部抽出去。” 宝玉听了,在阴道内浅抽轻插了几下,问道:“仙姑,是这样抽插吗?” “对,再用力些…哦…嗯…就是这样…” 渐渐的,宝玉干的熟练起来,在肉洞内大力抽插。随着一片“噗嗤、噗嗤” 的插穴声,警幻淫水四溅,弄得两人的阴毛都湿淋淋的。她开始浪叫: “啊…亲亲宝玉…噢…亲亲哥哥…哦…你的大鸡巴…真硬… 嗯…啊…妹妹…舒服死了…用力啊…噢…” 宝玉见她这么浪,不由得加快速度,更加用力。 “啊…好哥哥…哦…亲丈夫…哦哦…用力插吧…插烂妹妹… 的…小穴…噢…哦…” 警幻一面浪叫,一面扭动腰肢,雪白的屁股一上一下迎合着宝玉,宝玉狠命的抽插,每一下都深入花心,速度也越来越快,只觉马眼一酸,一股浓浓的阴精喷射而出,浇在花心上。 “啊…啊…”俩人瘫软在床,大口大口的喘着气。 过了片刻,警幻坐起身,不知从哪里掏出一颗碧绿的药丸,对宝玉说: “这是我太虚幻境特别炼制的仙丹,吃了可以持久耐战,不想洩精时就不会洩,一夜可使数十女子满足,也不伤身体。” 宝玉笑道:“仙姑既然有如此宝贝,刚纔为什么很快就洩了?” 警幻嗔道:“我若不让你吃了我的阴精,你的肉棒怎会如此粗大坚硬?平凡的肉棒怎能满足众多的女子?我是成全你,休要不知好歹,还不快吃了仙丹。” 宝玉忙作揖道:“仙姑别生气,宝玉给你赔罪。”伸手接过仙丹送进嘴里。 “嚼碎了再咽下,不然药力不能充分吸收。” 宝玉将仙丹细细嚼碎,与唾液和匀,慢慢咽下。不一会,只觉得遍体清凉,周身舒泰,精力充沛旺盛。他看着警幻白嫩的胴体,越看越爱,过去一下揽住纤腰,将她扑倒在床,把自己火热的躯体压在上面,吻上了仙女的美唇。警幻回应着他的吻,俩人嘴唇紧紧黏住,舌头交缠在一起,互相吸吮对方的唾液。 然后宝玉的嘴唇慢慢下移,沿着脖子、肩膀、乳房…一路往下吻,一直到脚趾,吻遍了警幻每一寸的肌肤,最后停留在肉缝上。宝玉张开警幻的雪白的大腿,用舌头拨开花瓣,在阴核上来来回回的舔弄着,一会儿又探入穴洞,舔着穴肉,吸吮淫水。警幻淫蕩的蜜汁像泉水一般涌出来,她抬起粉嫩的丰臀,疯狂的扭动腰肢,将大腿张到最大,最隐密的地方完全暴露无遗,发出一声声浪叫: “啊…噢…妹妹的…小穴…痒…痒死了…噢…妹妹…受… 受…受不了…了…哦…好…好哥哥…快…用你的…大…哦… 大鸡巴…给我…我的…小穴…止痒吧…啊…” 宝玉见她浪成这样,就用手握住早已暴涨的大肉棒,抵在阴核上来回滑动,笑道:“仙姑想要我的肉棍止痒吗?那你狗一样的趴着,淫蕩的摇晃屁股哀求我吧。” 警幻马上翻过身,四肢着地,翘起丰满白嫩的屁股摇晃着: “啊…好哥哥…快…快来干我…噢…我要…”两片花唇大大张开,沾满了蜜汁。 宝玉大喝一声:“我来了!”大肉棒对準了肉洞,腰一沉,“噗嗤”尽根而入,随即大力抽插起来,小腹撞着屁股发出“砰-砰-”的响声。 这时警幻的小肉穴里涨得满满的,倒不急于达到高潮了,反而指点宝玉“九浅一深”等等的插穴技巧。宝玉是个极聪明的人,无论警幻说什么,他都一学就会,没多久,警幻在宝玉熟练的技巧下,越来越兴奋,又开始浪叫: “啊…干得舒服…舒服极了…对…啊…妹妹…爽…爽死了… 啊啊…用力…啊…” 宝玉干了几百下后,又把警幻娇美的胴体翻过来,将两条雪白的大腿扛在肩上,抬起丰臀,笑道:“这就是老汉推车的姿势吗?” 警幻扭动细腰,用淫蕩的声音道:“好哥哥,不要逗我了…妹妹的小穴浪死了,快插进来吧…” 大肉棒很快插入淫穴,激烈地运动,淫水四溅。 “噢…啊…妹妹…要死…死了…哥哥的大…大鸡巴…插得妹妹…爽…爽到天了…啊…啊啊…插到花…花心…了…哦哦… 受…受不了…了…啊…啊啊…要…要洩…洩了…啊…洩… 洩了…” 警幻阴道内的穴肉一阵阵的抽搐,大量的阴精喷洩而出。 警幻颤抖的身躯渐渐平静下来,她喘息着对宝玉说:“我…我舒服极了,太好了…我没看错你。” 过了一会,警幻又笑道:“你没有洩吧,仙家的灵药功效如何?” 宝玉一边亲吻她的红唇一边道:“大鸡巴还硬着呢,你想不想再爽到天?” 说罢,用肉棒顶了一下花心。 警幻“啊”地叫了一声,说:“好哥哥,我不行了。” 宝玉一笑,道:“这次就饶了你。”说罢,将大肉棒从蜜穴里拔出来,只见上面沾满了白色的阴精。 俩人起身穿好衣服,警幻恋恋不捨地说:“你该回去了,我们的缘份已尽,以后没有机会再让你插我的小穴了。” 宝玉搂住纤腰问:“几时能再见你?” “待你功德圆满时,我会来接你重回仙班。保重。”警幻说罢,伸出手指在宝玉额上一点。 宝玉“啊”地一声,醒了过来,细想方才之事,竟是南柯一梦,不觉有些怅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