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小说  »  阿强的后宫
阿强的后宫
阿强从博士那儿偷来的性爱傀儡器,决定应用在报复他的女友小雯身上。 所谓的性爱傀儡器一共有三组器材:催眠光束发射器、傀儡讯号收发器和强力催淫剂。 其实小雯并没有犯什么大错,他们相恋的甚早,在他们一起在麦当劳打工的时候。 后来阿强没考上大学,当完兵出来又混了两年,在博士研究的单位做警卫。 勤奋的小雯商科毕业后,现在在某家唱片公司行销处当助理。 小雯真的没有犯什么大错,一切都是阿强的心理作祟。 阿强不唸书,对目前的工作毫无兴趣,小雯不免为两个人的未来感到惶恐,就多唸了阿强两句。 可是阿强非但不责怪自己不求上进,反而不满小雯处处比他强、处处压制他;他害怕小雯终有一天会离他而去,因此他决定先下手为强。 这天是上回吵架后的第一次见面,阿强决定有所行动;他们照例去泡两个人最喜欢去的一家咖啡屋,然后再回到阿强家中…… 一路上都没吭声的小雯,在回到阿强小的只容得下床和书桌的房间,终于表态了:「其实阿强,上回我不是故意要跟你吵的,警卫好好地乾,有一天也会有出头天;可是你这样怠忽职守,总有一天会出事的。」 阿强知道小雯没有要分手的意思,心头又软了下来;可是好不容易偷来的器材,就这样还回去,心有不甘;何况博士这次出国要好几个月才会回来…… 「没事的,小雯,我也知道妳没有恶意……其实我有一样礼物要送妳。」 「真的吗?」小雯喜出望外,瞪大了双眼期待着。 阿强取出了早就预备好的催眠光束发射器,瞄準小雯的眼睛。 「这是什么呀?」小雯盯着这台类似玩具枪的东西,不解的问。她不明白为什么阿强要送她这种男生才爱玩的玩意。 「别动!注意看着发射孔,有奇妙的光束会出现哦!」阿强安抚道,然后扣下了板机。 在小雯还来得及反应之前,三道绿光自枪口射出,分别射中小雯的双眼及额头。只见小雯全身僵硬地抽动了几下,便软倒在阿强的床上。 阿强虽然熟读这性爱傀儡器的性能和操作方法,可是它的威力,他也是第一次见识到,不免有些兴奋。 此时小雯虽然仍张开双眼,却也只是软弱无力、目无聚焦地望着远方。 「别怕,小雯。」阿强取出装满了强力催淫剂的针筒,安慰道:「妳现在只是处于深度催眠中,比清醒的时候多一百倍地容易接受我的暗示……再过一下下,妳就是我的性爱傀儡,我就再也不怕妳跑了。」然后他拉起小雯的衣袖,将强力催淫剂注入小雯的臂膀。 「来,跟我覆诵,在这个催眠状态中,妳将对我绝对的听话,完全的服从。」 「我会绝对的听话,完全的服从……」小雯根本已经不知道什么叫反抗,只是用单一语调,没有表情的覆诵着。 不到一分钟,催淫剂开始发挥了功效。小雯只觉得全身火热、双乳肿胀、蜜穴搔痒难耐。此时的她,已经完全丧失了人性,充其量不过是一头雌性的野兽。 「忍着点,小雯。妳越听话、越服从,就会好过些。但是妳还是很想跟我做爱。然而每回跟我做爱之后,妳就会更听话、更服从。因为妳已经被我用性慾催眠了,妳是我的性爱傀儡。」阿强继续输入暗示指令。 「我要听话、要服从,我已经被你用性慾催眠了,我是你的性爱傀儡……」 小雯娇喘地覆诵着。很奇怪地,火热的身体慢慢被抚平下来,除了她还是很想跟阿强做爱以外。 「很好!」阿强满意地从抽屉中取出一小罐药膏,递给小雯:「这是催淫膏,成分跟我刚刚为妳注射的药剂相同,只是剂量较轻微罢了。妳回家后,均匀涂抹在洗完澡后,妳要穿的内衣裤上,这样会随时随地提醒妳是个女人,是我的女人。」 阿强将小雯扶起坐好,做最后的补充:「还有啊!下回跟我碰面或约会,记得穿些比较性感的衣服,类似紧身背心、或是迷你裙什么的都行,别再只穿T恤、牛仔裤的了。内衣裤的款也是越大胆、越性感越好。」 阿强最后取出一对耳环,解释道:「这对耳环很小,在上面还可勾挂其他不同的耳环。然而,除了洗澡之外,妳必须一直戴着它们,因为上面有一组很小的讯号接收器。当妳听到我的声音跟妳说:「性爱傀儡」时,妳会立刻进入被性慾催眠的状态中,準备接受我的指令。如果妳已经处于性慾催眠的状态中,当妳再次听到「性爱傀儡」,妳便会清醒过来,并且完全遗忘在被催眠状态中所发生的事。好,现在就让我们试一下……性爱傀儡!」 只见小雯悠悠醒转。如大梦初醒般的她,试图将方才迷失的一段空白补回。 当她看到阿强掌中的一对耳环,便笑颜逐开地道:「原来你要送我一对耳环…… 真是一对别緻的耳环。」小雯自阿强手中接过,迅速地戴在自己的耳朵上。 小俩口又聊了一阵子,小雯便兴高采烈地回家了。她为他们能够重修旧好而暗自庆幸,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身上微妙的变化。 小雯的经理雅姿注意到小雯衣着上奇异的变化了,她常常会穿着性感暴露的服饰。 雅姿是归国留学生,大小雯几岁,虽然已经有了未婚夫,却暂时不打算结婚的事业型女强人。 雅姿也赞同小雯不要一直只穿T恤、牛仔裤。偶尔也要穿穿裙子,展现一下女人味。但是最近的小雯,变化实在是过份了些。 就拿今天而言,小雯又穿着有领无肩露肚的紧身背心,搭配着一条短到不能再短的迷你裙;当小雯在影印房弯腰拿取资料时,扬起的裙襬几乎可以直看到大腿的根部;她虽然有穿肉色透明丝袜,但是很明显的,在她臀部的曲线上找不着内裤的痕迹.雅姿实在看不下去了,便走进影印房并将房门带上。 「小雯,妳知道吗?最近妳的打扮非常引起办公室内异性同事的兴趣。」雅姿的个性属于开门见山型。 「啊!是吗?」小雯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,可是她实在抵挡不了约会时阿强贪婪渴求的眼光。 「像今天,穿这么短的迷你裙竟然还不穿内裤……」 「我有穿啦!只是……是那种丁字型的。」小雯用小到不能再小的声音害羞地回答。 「是什么使妳改变这么多呢?」雅姿摇头叹道。 于是小雯一五一十地将阿强的要求说了出来。 「小雯,那个男的不值得妳为他牺牲那么多。妳还有大好前途等着妳,赶快离开他是上策……」雅姿听完马上下了结论:「偶尔让自己有点女人味不是什么坏事,可是别再穿这么短的裙子了。」 小雯只是不置可否地默默点头。 然而,当天晚上的约会,阿强还是察觉到了小雯心情上的异样,于是他关心地问道:「小雯,是不是工作上有什么不如意的事情?」 「没什么事呀!」小雯装糊涂不敢说。 「性爱傀儡!」阿强小声地对着戴在他手上的戒指发讯器施令。 在瞬间,小雯浑身僵直,面无表情地答道:「性爱傀儡小雯等候主人的指令。」 「小雯,放轻鬆点。这里是公共场所。不要让人家发现妳已经被性慾催眠了。」阿强环顾四週,看看是否有人察觉小雯的异样。 于是小雯放鬆了全身的肌肉,呆滞的眼神也开始试图流转。 「小雯,告诉我。今天发生了什么事?」 「我的经理要我跟你分手……」小雯便将雅姿的话一五一十地转述了一遍。 「那该死的恶婆娘……」阿强听完咒骂着,为了避免以后遭遇同样的麻烦,他命令小雯道:「以后任何有可能洩漏妳被我用性慾催眠的话题都不要说,知道吗?」 小雯用力地点头。 (现在该如何惩罚那个恶婆娘呢?)阿强望着楚楚动人的小雯,是那样的娇柔、那样的顺从。小雯已经完全附属于阿强的麾下,对阿强而言,她已经完全失去了挑战性。 阿强旋即想到年长小雯几岁的雅姿,一个典型的女强人,又处处散发出不同于小雯的清纯,而属于成熟女性的魅力……旋念至此,阿强心中又燃起了熊熊的征服慾.「小雯,妳有办法拐骗妳的经理来见我吗?我想要把她也变成我的性爱傀儡。」 「好像有点困难,因为她根本就讨厌你。」小雯老实地说。 「嗯!那该怎么办呢?」阿强知道小雯比他聪明:「小雯,帮我想想办法吧!」 听明的小雯脑袋瓜动了动,没有多久就有点子了:「我知道经理星期五都很晚下班,虽然我无法确定那个时候,公司里是否只剩我和经理两个人,但是请主人把性爱傀儡器交给我,我想我有办法……」 星期五不知不觉地到来。 在正常状态下的小雯完全不记得她曾经出过什么鬼点子,然而在她的背包里却藏着性爱傀儡器全方位服务的装备。 下班时分,小雯接到阿强从耳环内传来的命令:「性爱傀儡!小雯,现在开始执行计划。」 小雯接获指令后,首先替仍在加班的雅姿泡了杯加了利尿剂的咖啡。 雅姿虽然不明白小雯没事为什么要献殷勤,但是还是欣然地接受小雯泡好的咖啡。 然后,小雯跑到女生厕所,将女厕里所有的隔间的门上都挂上﹝维修中﹞的牌子,只留一间可供使用…… 没多久,利尿剂的药效发生了作用,雅姿着急地冲往厕所,当雅姿进入厕所后,小雯立刻在厕所的门上挂上﹝清洁中﹞的牌子。 雅姿见只有一间可供使用,不由分说地就冲了进去。 她的裤子才刚脱下,尿就如洪水般地宣洩而下。 门外的小雯一听到马桶座盖落下的声音,便按下遥控…… 雅姿舒畅后猛一抬头,发现在门上约与她额头同高的地方,挂着一台类似枪型的发射器。她正在觉得奇怪的时候,三道绿光自发射口射出,分别击中了她的额头和双眼。 雅姿只觉得全身被绿光包住而无法反抗。 然后自马桶内突然弹射出一只注射器,扎在她的屁股上,渐渐地夺去了她的意识…… 这时的雅姿已经没有能力去发现,在马桶后面,藏有一台小型录音机和一对耳环。 而录音机也在这时开始反覆播送:「不要反抗,跟我覆诵:「我是阿强的性爱傀儡,我要绝对的听话、完全的服从……」」 小雯在厕所门外徘徊了大约十分钟后,才见到雅姿摸着自己的额头从厕所里走了出来。 雅姿一看到小雯,便摸着自己的额头对小雯说道:「我今天有点累,不加班了,待会没事的话,妳也走吧!」 小雯看见雅姿的双耳也戴着跟她相同款式的耳环时,她知道她的任务成功了,不由得在心底微笑着。 为了避免週遭人士不必要的怀疑,阿强命令雅姿在原有的耳环上再加挂新的小坠饰,以别于小雯的款式。 虽然办公室内也曾有人好奇从不戴耳环的雅姿为何开骚包起来,但爱美向来是女人的天性,所以也就没人多过问些什么.这一天中午,雅姿突然没有心情上班,就带着助理小雯在街上瞎逛。两人不约而同地有种冲动,想把自己的身体洗得乾乾净净、香喷喷的。 于是她们回到雅姿的寓所内,鱼贯沐浴。 洗完澡之后,雅姿还想逛街,小雯就建议,与其漫无目地的瞎逛,不如为自己多添购一些上班服饰和贴身衣物。 雅姿也同意,于是两人决定一起去逛彼此都满意的百货公司。 为了使服饰搭配的结果令人满意,她们两人先上美髮店去做了髮型,再请百货公司的化粧品专柜的小姐为她们上了粧,这才各自散开找寻﹝猎物﹞.一个多小时后,雅姿选了一套高腰窄裙的连身套装,搭配着蕾丝缕空酒红色的性感内衣裤。 小雯则延续她露腰无肩的贴身衬衫风格,所不同的是,雅姿这回并没有嫌小雯所选的迷你裙过短,反而称讚小雯的玲珑曲线和眼光。 小雯选了一组贝壳花纹的小可爱作为她的贴身伴侣,当然内裤仍旧是丁字型的。 小雯也劝雅姿将内裤的款式改为丁字型的;原因是高腰窄裙会暴露腰部以下的曲线,一般的三角内裤会破坏臀部线条。 雅姿想想也对,便接受了小雯的建议。 她们两个也同时各买了半打深浅不同的高级肉色透明丝袜。 就在她们各自钻进更衣室準备试穿时,雅姿忽然隐隐感到不妥,她觉得她的行为习性,在某种程度上有了异样的变化。 就拿她手中的这双透明丝袜来说吧,她以前并不太喜欢穿裤袜,所以才选择常常裤装打扮。 可是今天呢?或许是为了搭配这件裙不及膝的连身套装吧!可是她不是常常裤装打扮吗?为何今天会忽然钟情于裙子呢?还有那丁字内裤,以前的她是连想到不会去想的。 她觉得她之所以想试穿倒不是因为小雯的建议,而是在她的脑海中,上回小雯弯腰拾取资料时的穿帮镜头久久挥之不去。也许潜意识中有种对于性感的渴望吧! 想到小雯,雅姿觉得她的转变是不可思议的。 (难道仅仅为了阿强那头蠢猪?也许她只是想享受一下当女人的乐趣,随便找个藉口罢了。是呀!我为什么不能也这样呢?为什么凡事都要找理由呢?让我也享受一下当女人的乐趣吧!) 雅姿想着想着,她已经将全身的衣服脱得精光。当她要準备试穿内衣时,她下意识地从褪去的上衣口袋中摸出一罐药膏,均匀地涂抹在胸罩、丁字裤和丝袜上面。 她并没有感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,因为在做这个制约动作时,她的思考是静止的。 雅姿在带妥胸罩的剎那,感到双峰微微地坚挺起来,然后一般热气自胸部窜流而上,当她调整罩杯使其完全可以托住乳房时,她忍不住呻吟道:「无拘无束,宁为女人。」 接着,那那可爱的丁字裤。 雅姿在将它拉到大腿腿根时,心跳还微微加快。当她发现,这条小裤裤不但可以完全包住她的私处,还有一条绳似的快感,不断地搓揉着股沟间的快感带时,她又忍不住地娇喘道:「自由自在,宁为女人。」 雅姿快受不了了,她从未发现原来穿内衣也可以带来这么大的乐趣。现在她要穿上丝袜了。当然,她不会失望的。 从腿肚间传来阵阵似有若无的触感,像是多道电流似的直达她脑部的兴奋中枢。她觉得她的下半身被融化了,不由得引领娇吟:「嗯!丝丝入扣,宁为女人。」 当她穿好那高腰窄裙套装和高跟鞋后,她在穿衣镜前猛摆pose,自赏了好久:「嗯!当女人真好,尤其是在拥有这样完美的胴体下。呵呵,雅姿宁为女人… …可是,宁为谁的女人呢?」 旋念至此,雅姿觉得有点失落;阿强虽然是头猪,小雯却能执迷不悔;她的未婚夫样样都是一时之选,可是他们的婚事却一拖再拖,直到今天…… 这时小雯也已着装完毕走出,有领露肚紧身背心加上迷你裙的效果,是谁都会忍不住多看一眼的。 于是两个人又花了大半个小时在互相讚美对方。当然一个高贵典雅、一个清纯可爱。不同的美,自然是无法比较的。 忙了一个下午,两人都饥肠辘辘了。雅姿无心上馆子,小雯便提议:「我们买点东西回家煮如何?」 「好是好,可是好不容易才打扮起来,又要换掉,有点可惜……」雅姿心有不甘。 「为什么要换掉?围条围裙不就得了?吃完晚饭还可以出来玩呀!我们难得给自己放一天假,当然要玩得痛快。」 于是两个女人买了一大堆菜,回到雅姿家中,兴高采烈地鱼肉羹汤起来。然而就在她们脱掉围裙,準备好好享受满满一桌佳餚时,门铃突然响了。 「这么晚了,还会有谁?」雅姿皱眉不解,从门上窥视孔向外一看,原来是阿强。 雅姿打开门,没好气地说:「你来做什么?这里不欢迎你。」 「别这样嘛!」阿强开门硬闯了进去:「我是来找小雯的。」 「你怎么知道我住的地方?又怎么知道小雯今天会在我这里?」 阿强用邪恶的眼光瞄了瞄小雯,于是雅姿也用责难的眼光望了过去。而小雯只是一脸茫然,不知所措的楞在原地,动也不动。 「嘿嘿,不要责怪她,她自己也毫不知情。」阿强仔细打量两位美女,和一桌的菜餚,不由得叹道:「打扮得真好,好像仙女下凡一般……嗯!菜色也非常地不错,真是辛苦妳们了。」 「你在说什么呀?」雅姿无法理解阿强诡异的言词。 「呵呵,妳不是鼓励小雯跟我分手吗?」 「是呀!像你这种不知长进的人渣,只会浪费小雯的青春罢了。」雅姿兇起来是翻脸不认人的。 「真有妳的,不过这是妳最后一次对我兇了。」阿强一字字道:「小雯再也不会离开我了,因为她已经完全接受我的控制,听从我的指挥。简单的说,她已经被我用性慾催眠了,妳也一样。」 「这是什么妖术?小雯,是真的吗?」雅姿开始有点紧张了。 然而小雯只是一脸无辜地答道:「经理,我……我什么也不知道呀!」 「呵呵,让我向妳示范一下吧!」阿强转动戒指到小雯的频道,然后对着戒指轻轻喊道:「性爱傀儡!」 「性爱傀儡小雯听候主人的指令。」小雯忽然呆若木人,机械似的回答。 「这是怎么一回事?」雅姿忽然毛骨悚然,全身起了鸡皮疙瘩。 「很好!小雯脱掉妳的裙子。」 阿强的话才说完,小雯便已解开钮扣,拉鍊一拉,迷你裙便飘然落地;然而她神色依然,没有任何羞愧的模样。 「你到底把小雯怎样了?」雅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 「来,帮主人吹萧。」阿强不理雅姿,继续命令着小雯。 小雯迅速地走到阿强的面前跪下,打开裤裆,温柔地取出阿强的肉棒,含在嘴里不断地吸吮着。 「够了,别再示范了……」雅姿实在看不下去了。 「小雯,停。」 小雯立刻将阿强的肉棒放回阿强的裤裆里,站起退到一旁。 「好了,雅姿,现在换妳了。」 (什么?怎么可能呢?)雅姿心头一震,她好想逃,可是她已经恐惧害怕到无法思考了。 「呵呵,不用害怕,延续下午想当一个快乐的女人的心情就好了。」 「……」雅姿已经恐怖到无法言语了。 「我告诉过妳,妳们两个今天中午到现在所做的所有事情都是我的命令呀! 我也命令过妳,当妳看到小雯帮我吹萧时,便无法移动妳的双脚,不信的话,妳跑跑看!」 雅姿懒得去嚐试了,因为她的双脚根本已经发软到不能动了。 「好了!羞辱妳也够了,我想我心头的气愤也消了,现在就请妳加入小雯的行列,一起服侍我吧!」阿强将戒指的频道转到雅姿的,然后轻声喊道:「性爱傀儡!」 在瞬间,雅姿的脑袋一片空白。只留下今天下午的欢愉;自胸罩、丁字裤和丝袜中阵阵传出:无拘无束,宁为女人……自由自在,宁为女人……丝丝入扣,宁为女人。我宁为女人,我宁为女人……是的,我宁为阿强的女人! 「性爱傀儡雅姿听候主人的指令。」雅姿呆若木人,机械似的回答。 阿强面对两位如此娇柔顺从又不同风味的美女;一位高贵典雅、一位清纯可爱;不由得满意地左搂右抱起来,他打算先饱餐一顿之后,再好好的来享受一下齐人之褔。